由“陇东婚事”说起

古文:“人市”为集市,为买卖物品的地方。在明朝末年河南、山东大旱时节,人市成为了买卖活人的市场。在现代大多数地区,人市泛指人才市场或劳动力市场。但是在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的人市上,青年男子在市场中往来交流,却不见购买什么货物,因为他们奔忙的是自己的婚事,媒人在这里受到极大的尊重。然而,并无女孩出现在人市,本地人将“娶媳妇”称为“买女子”的习俗暗示出陇东婚事的特殊性。

在这里,对于有结婚意愿的男子来说,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陌生女子成婚,缩短了了解恋爱的过程,感情基础极其脆弱,为婚后生活埋下了隐患;对未婚女子来说,放弃外面的环境,遵从父母的意愿与家乡的陌生男子草率结合,似乎也限制了她未来人生的发展;对于男方父母而言,耗尽积蓄甚至借贷为孩子完成人生大事,这个家庭也会在未来不堪重负,危机重重;对于女子家庭来说,在出嫁女儿彩礼中得到将来为自己儿子娶媳妇的钱,但在未来仍要面对节节上涨的彩礼钱。所有的人都像陀螺一样被婚事这条鞭子抽打着,身不由己,是什么启动了陀螺并且抽了它的第一鞭?造成“陇东婚事”现状的原因是什么?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现在中国的男女比例是117.6:比100,到2020年,20-45岁之间的男性数量将比女性多3000万。而现在国际平均男女比例是103-107比100,其中美国比为94比100,日本为95比100,韩国为105比100,台湾为103比100,令人注意的是在俄罗斯这一比例达到了86比100,越南甚至达到了62比100,典型的男少女多,这也是越来越多团购越南新娘、俄罗斯美女成为中国洋媳妇这些新闻出现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在俄罗斯甚至有专门指导女性嫁给外国人的书籍。由此可见,中国男多女少的情况与中国独特的国情有关。首先,这与中国人自古以来“养儿防老”的重男轻女观念有关,在现代医学迅速发展的大背景下,这一观念大大提高了男孩的出生率。其次就是中国日渐恶化的环境,最近科学研究表明,导致男女比例失调的主要原因可能与环境有关。环境污染后,其中有些物质可以让决定生男生女的Y染色体“勇猛无比”,从而使得出生的男婴较多。再次,这与我国一些特殊国家政策有关。20世纪70年代,中国政府为了减缓全国人口增长速度,全面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这一政策实施了40年,中国少生了两亿人,为全中国的社会发展,乃至世界人民都作出了巨大贡献,现在这项政策的弊端也渐渐显现出来。多数家庭选择男孩作为唯一的孩子导致男女比例失调。

在2015年3月7日,一名过年返乡的研究生写的《单身狗返乡记》在网上引起热议,此文中提到“农村人口外出务工兴起收入普遍提高及人们攀比心理作祟及学历迅速贬值的大背景下,老家彩礼已经10万元起步,要有房有车无兄弟,父母健在。”所以许多网友发出了“彩礼这么贵,是在卖人还是嫁人”的感慨。但这仅是个别现象吗?我们来看一下全国各省份的情况,在对全国各地300多人进行调查之后发现,在上海彩礼达百万元以上,十万元现金及一套现房。在东三省彩礼达五十万元以上,包括68000现金、三金及一套房。在山东、湖南、浙江等地彩礼在十万元左右,在山西、内蒙、陕西、香港、澳门等地彩礼起步价为几万元。由此看出经济发达地区间接拉高了陇东地区的彩礼钱,香港、澳门等婚恋观念成熟地区对彩礼钱的金额要求比较低,可见,地区经济状况及地区婚恋观念是影响彩礼多寡的因素。

造成“陇东婚事”深层次的原因不但有国家政策实施欠妥、西方金钱至上观念冲击,更多的是传统思维在国人心中作怪。解决“陇东婚事”困局的方法也已明确,就是合理调节人口比例、平衡区域经济发展及提高人口整体素质。这个过程复杂而漫长,但我们已经在路上。

我思考了很久,用什么做最后的结尾。在重新审视此文的时候,文中提到了男女比例、礼金高低、地区差异,似乎缺少了什么。在这一场人与人的角力中,在两个家庭的讨价还价的交火中,有一种纯真而美好的情感若隐若现。新闻调查的结尾,庞建龙、路喜刚那憨厚而幸福的脸庞、路喜刚女友羞涩而期待的眼神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有什么比祝福更加合适的结尾呢?祝庞建龙、路喜刚、江志强、小表妹及中国未婚男女都能找到幸福,一直幸福。

Reply